南栀向暖

【苏流】短篇

林殊没想到雨会下这么大。

这么看,回去的时日又要延长了。想到这里,他无声地呼口气,心中计算着日子,摇摇头。

他听着雨点噼噼啪啪地落在头顶的帐篷上的声音,握住剑柄,用软布缓慢地擦拭着剑身,韧面在烛光下显现出流水般的光泽。

说起来这把剑——就算林殊出生将门,自小又跟着父亲上战场,见过不知多少件兵器,也不得不赞叹一声。这实在是把好剑,削铁如泥,凝水成滴。这还是他从景琰那儿切磋赢来的,想到好友又无奈又故作潇洒大度的表情,林殊不由得咧嘴一笑。算算出征到现在,他已经有一年没回金陵了。回去一定要和他痛痛快快地喝一场,喝个不醉不休。

他这次带领林家军出征,是为了解决东瀛屡次骚扰大梁边境的接连不断的战事。虽然大体上压住了,但也着实费了一番力气,折损了一部分兵力。想到这里林殊的眉头一皱:东瀛派出的暗卫实在难缠,竟能以一当十,何况对手是历经百战的林家军……回去还是要和祁王禀报这件事。想着回去,他的眉眼又柔和起来。霓凰大概在家里等他呢……当年风风火火的小姑娘,现在已经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了,这么多年,变化真是大……

雨越来越大了。伴随着风吹过树的哗啦声,噼里啪啦的雨点撞击声愈发密集和明显。倾盆的雨水包围了这个只有他待着的、昏暗又温暖的帐篷,整个天地间仿佛仅剩他一人。

账布突然被掀起,烛火猛然摇曳了一下,几乎被突然扑来的冷风压灭。林殊的思绪被打断,他抬起头,目光恢复了一位将军应有的威严和冷硬。

“什么事?”

“林帅,发现一个东瀛人。好像说要找您……”

“叫他进来。”

那个人没有被绑住,竟就这么走了进来。林殊沉默又警觉地打量着他,对方顶着他无形的威压在离他不远处站定。

看清对方是一位少年,林殊的眉头松了些。

“你找谁?”

“苏哥哥。”少年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眼珠漆如点墨,在烛火下闪着微光。

“苏哥哥是谁?”

“苏哥哥。”少年坚持。

“……他叫什么?”

“……”

“小兄弟,”林殊的语气有些无奈,不自觉地带了些哄孩子的意味,“你不知道他的全名?”

“梅长,苏。”

倒是个好名字,林殊想。不过他可以肯定林家军里没有这个人。

“他长什么样子?”

“你。”

“……你恐怕找错人了。”林殊大致明白面前这个孩子心智较常人有些不同,看着他孤身一人,心中又多了一丝怜惜,“我叫林殊,是大梁人。不是你要找的苏哥哥。”

少年嗯了一声,“殊哥哥。”

苏还是殊?

你在叫谁?

少年的目光突然在林殊手中的剑上定住了,他发了一会儿愣,似乎是被这把剑提醒了面前的这个人的确不是他口中的“苏哥哥”,方才林殊从他眼中看到的明亮的神采、坚定又执着的光芒一点点黯淡下来。

像是遭受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般,瞬息之间,他整个人利剑般锋锐的气势被折断了,神色看起来像个脆弱的婴孩。

林殊感到一股灼烧一样的痛感在他的手上蔓延开来,让他有把剑藏到身后的冲动。或者摸摸这个孩子的头,或者命令部下去把那个梅长苏揪出来,或者做点别的什么,总之就是别让这个少年露出这样的神情,这让他心中充满了莫名其妙的负罪感。

“你……”

“我找苏哥哥,”少年打断他,摇了摇头,“你不是。”

和露出的失魂落魄的表情不同,对方干脆利落地转身走掉了,像来时一样突然。

林殊愣愣地站在那里,手松了都不知道。剑掉落到地上的声音惊醒了他,他三步变作两步地冲出帐篷。

“等等……”刚才他看到少年脚下的,是血吗。

他受伤了吗……

豆大的液体滴落在头顶、裸露的后颈和脸上,黏腻温热的触感。视线被暗红色阻隔,他抹了一把脸,口中是铁锈一样的味道。

他看见了一片血海。

少年闭着眼睛在血海中沉浮,墨黑的发,惨白的脸。

他目呲欲裂。

“飞流!!”

梅长苏惊醒,胸膛剧烈地起伏,额间豆大的冷汗滚落,渗入发丝。

喘气声持续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停歇,平静下来的梅长苏睁着眼睛望向黑漆漆的房顶。

飞流。

飞流。

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侧的热源,他下意识抬手,摸到一个圆滚滚毛茸茸的小脑袋。

他很平安,睡得正香,口水流到了自己的寝衣上。

强忍住落泪的冲动,梅长苏偏头,在沉沉睡着的少年额头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

宁愿在有你的世界里苟延残喘,也不愿在没你的世界里永垂不朽,毕竟我爱你。

end.

评论(4)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