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德哈】画布

随缘更新 可能不会有后续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ooc属于我

-------------------------------

德拉科马尔福在七岁的时候得到了一个玩具作为生日礼物。

这没什么,他每年都能得到许多昂贵的,精致的玩具作为礼物,其中的一些可能是普通巫师一辈子也买不起的物品。比如他十一岁时主动向父亲索要的光轮2000,只是因为他喜欢魁地奇而已,和那个该死的波特没关系,当然。

但是这个礼物,好吧,德拉科不情不愿地承认,它陪伴他的时间比他获得过的任何一件礼物都要长,甚至是与光轮2000相比。

那是一张画,一张被边缘有着银色刺绣的精致画布。画布的内容是一个仅容费尔奇的猫穿过去的门。它的神奇之处在于,如果德拉科想和谁交流或者送些什么东西给别人,它真的能提供帮助。

“把画布贴在门上,和门的下边框对齐,像这样,”纳西莎温柔地示范给他看,“然后告诉它,你想让它连接到谁的房间。”

“这和飞路网有什么两样?。”德拉科蹲在门口小声嘟囔,眼里好奇和兴奋的光芒褪去大半,“如果我想和谁说话,用壁炉不就够了?”这实在是一件没有太大亮点和用处的礼物,飞路网,壁炉,双面镜,幻影移形——德拉科能够一瞬间列出好几个足以替代这块画布的东西。

“卢修斯。”纳西莎笑着吻了吻他的额头,端起地上的一盘奶油曲奇触碰画布中的木门,它像真正的门那样被推开了。

德拉科瞪大眼睛。

午餐的时候坐在主位上的卢修斯·马尔福拿餐布擦了擦嘴,微微昂起下巴,“我要说,早上的曲奇不错,茜茜。”他望向妻子,金属颜色的眼中柔情流露。

妻子回给他一个笑。

德拉科低头用叉子拨着煮得烂熟的豌豆,心不在焉地想他该把画布连接到谁的房间。

 

德拉科把画布用在了他能想到的所有能递点儿什么东西的人身上,他给潘西和布雷斯递了奶油曲奇和青苹果,这样他们就不用时不时的来马尔福庄园做客了。卢修斯听完他的理由后拿手杖敲了他的头,告诉他这违背了马尔福家族的待客礼仪。他被罚抄卢修斯家规,然后他揉了揉酸疼的手,把抄好的家规用画布送到了卢修斯的房间里。

罚抄数量翻倍,理由是态度不够诚恳。

德拉科忿忿地把画布扔到一边。

晚上德拉科依旧选择听着哈利波特的故事入睡——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那个额头上有伤疤的婴儿,那个与他同岁的勇士如何在You-Know-Who的魔杖绿光下安然无恙的故事。

哈利波特——魔法界的英雄。

英雄,是的。当然。

夜色中德拉科眨眨眼睛,手臂悬在床边漫不经心地晃动。

一阵电流穿过他的大脑,德拉科张大嘴巴,迅速地坐了起来,铁灰色的眼睛闪闪发亮。

是的——哈利波特!他可以用那个画布和大名鼎鼎的黄金男孩交流!他不必等到十一岁去霍格沃茨就可以和他成为朋友了!

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德拉科掀开被子跳下床,抓起被家养小精灵收进柜子里的画布,努力克制着喘息,把画布小心翼翼,端端正正地贴好,他以一种绝对会让马尔福家主责罚的不雅姿势撅着屁股趴在毛毯上,确保它的边缘与门齐平。

然后他跪坐起来,发出了很大的吞咽声。清清嗓子,他带着一种近乎虔诚的梦幻般的嗓音,仿佛在宣誓或者阅读诗歌:“哈利·詹姆斯·波特。”

他拿起一个青苹果,小心翼翼地推了进去。

 

德拉科跪在地毯上,等到腿被压得僵硬失去知觉,什么都没有发生。

哈利波特大概已经睡着了,黄金男孩当然会按时睡觉的不是吗?

没错,就是这样,所以他也要回去睡了。

德拉科呼出一口气,扶着门板站起来。

 

第二天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德拉科想着昨天那颗青苹果的形状和颜色,在清晨被摘下来的青苹果,毫无疑问它足够新鲜。没有一个人能拒绝德拉科·马尔福递出的苹果。

是我我就不会。德拉科沮丧地拨弄着盘子里的土豆泥。

“德拉科,”纳西莎担忧地望着他,“你还好吗?”

“要是我用画布给了别人什么东西,我能用画布把它要回来吗?”

“当然可以。只要画布还贴在门上,沟通就是双向的。小龙,你和你的朋友们吵架了吗?”

德拉科摇摇头。比这更糟,他拒绝做我的朋友。

【哈利·詹姆斯·波特:

如果你拒绝做德拉科·马尔福的朋友,请把他的苹果还给他。

——德拉科·马尔福】

让德拉科瞠目结舌的是画布很快就吐了一张纸条出来。

【你是谁?】

哈利波特并不知道他是谁!他压根儿不知道那颗青苹果是德拉科给他的!他昨天忘记了留下名字!

蠢透了。德拉科懊恼地拍了一下脑袋,眼睛却恢复了光彩。

他很快写了一张纸条——他无比庆幸他的花体字已经练得不错了,尽管他的手一直在发抖而他无法制止它。

【德拉科·马尔福】

【你怎么知道我叫哈利波特?你是怎么做到的?让苹果和纸条从我的橱柜突然跑出来?我在做梦吗?】

问题宝宝波特。这个想法让德拉科的心情愉悦起来。

【我就是知道你的名字,这是个秘密,如果你乐意做我的朋友的话我会告诉你的。当然不是梦,这是真的。我是德拉科·马尔福。】

直到德拉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那个让他无比盼望的纸条才出现。

【是魔法吗?】

他猜到了,他当然会猜到。他又不是克拉布和高尔那两个笨蛋。德拉科瘪瘪嘴。

【你猜对了,我是说,是的。】

【哇哦,魔法真的存在!】

【我以为魔法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

德拉科愣住了,他有些犹豫地写了一张纸条。

【你住在麻瓜世界吗?】

【麻瓜世界是什么?】

【没有魔法的世界。】

这次的纸条回复得有些慢,好像纸条的主人有多犹豫似的。

【如果我现在真的不是在做梦的话,是的,我想是这样。我住在我姨夫家的橱柜里,这里没有魔法。我经常做有关魔法的梦,但是我的姨父和姨妈都没有魔法。】

哈利·波特住在麻瓜世界的橱柜里!梅林啊!德拉科惊恐地抱住头。马尔福庄园的家养小精灵都不会住在橱柜里!

【你为什么要住在橱柜里?】

【他们说我是怪胎,怪胎就应该住在橱柜里,呆在没人看见的地方。】

【你不是怪胎,你是英雄。知道吗?】

【不好意思,什么?你是说我吗?】

【哈利波特,魔法界的英雄,大难不死的男孩,在婴儿时期就打败了You-Know-Who的人,整个魔法界都知道你的名字,好吗?】

字条接二连三地冒头,笔记仓促又凌乱,裹挟着梦境破碎的巨大失落砸向德拉科,他正陷在设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中不能回神。

You-Know-Who是谁?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想你大概认错了人?】

【你弄错了。我叫哈利·詹姆斯·波特,我和我的姨父姨妈还有表哥住在一起,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如果你想和什么人交朋友的话,我可能并不是你要找的人。很抱歉我吃掉了那个青苹果,我想我只是太饿了,昨天我一整天都没有吃饭直到我看见你的苹果。原谅我,好吗?我很抱歉。】

这可是谈话终止的讯息。德拉科猛地回神。

【我知道你是。我知道你的故事,想听听吗?】

【你真的知道?我甚至没有见过你,我也没有生活在你说的魔法界里。】

【你的额头上有个伤疤,闪电形,我猜。】

【噢,是的。】

【但是为什么?那是我姨妈说它是在我父母的那场车祸里留下的。】

梅林。德拉科厌恶地皱眉。那个伤疤对魔法界可是意义重大,You-Know-Who居然被一场车祸抢了风头。

【我会告诉你的,前提是哈利波特答应成为马尔福的朋友。】

这不应该,听起来像是谈判,或者要挟,总之有关利益牵扯,显得德拉科像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把纸条投进画布的下一秒德拉科就后悔了,他可不是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联系波特的,仿佛他非要从波特身上得到点什么似的。这样的表达方式会使得他在波特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

【成啊,我很乐意。】

【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德拉科。】

第一个。德拉科眨眨眼,仿佛他踏足了一片从未被征服的领地。他感觉到一棵树在身体里舒展枝条,长出新绿的叶片,遍及躯干四肢发梢——每一个角落。

哈利波特听完他的故事以后给了一个中肯的评价,一点也没有身为传奇故事主人公的兴奋和自豪感:【听起来不像是我。】

德拉科开始后悔在故事里添油加醋地加了那么多华丽的长句和词语,但是他立刻安慰自己:这是马尔福家的表达方式,波特以后会习惯的。

只要他们成为朋友。

他想他们已经是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