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燕子空回

part.3

战事平定后,飞流随着蔺晨回了琅琊阁。

梅长苏被葬在了后山,那里生了大片大片的梅花,少有人来去。
蔺晨并不似看上去那般闲散,琅琊阁事务众多,他不可避免地忙起来。纵使挂念旧友,却无法如飞流一般日日前去,况且每次去看,总避不了一番叹息。

索性,不触景,不伤情罢。

飞流回到琅琊阁,径直回了自己的居处。

蔺晨抱臂望着飞流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形隐入夜色。

“蔺少阁主,飞流天天这样也不是事儿,您还是去劝劝吧。”

“折花,雕甜瓜,守墓,”

蔺晨难得正经地感叹一声,“哪一样是要旁人插手的?你要我怎么劝?”

“可是……”黎纲面露不忍之色。

以前那么稚拙可爱的少年,现在阴冷得连旁人远远见了都要躲避三分。除了他们这几个熟悉的人,飞流对别的人根本不理不睬。 每次看到飞流这个样子,总是感到几分心酸。

“看了两年了,还看不惯吗?”蔺晨拍拍黎纲的肩膀,转身向回走,“就算劝了又怎么样?梅长苏死了,飞流肯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

黎纲听出蔺晨语气里的无可奈何,也明白他的话确有道理,终于不再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他还记得宗主刚死去时少年的样子。从小被训练得面无表情的孩子,居然学会哭了。

众人本来对宗主的事情心里已经有所准备,飞流却不知道。只知道叫了苏哥哥许久,那个永远宠着他的人却没有再一次醒来,忽然慌张地转过身,对立在一旁的人问了一句,“佛牙?”

萧景琰不忍,却依旧点了点头。

黎纲无法描述当时飞流的神情。少年面色是一贯的没有变化,只是站在那里,肩膀微微塌了下来。

好像整个人一下子被掏空了。

黎纲自知是个粗人,知道那对于飞流来说,一定是极度的痛苦,却无法感同身受哪怕一分。

他皱眉,不忍再想下去。

月光清明的院落,蔺晨斜坐在石桌前,自斟自饮。

梅长苏悠悠坐在他的对面,神态平静。

清幽如水的月光笼下来,地面上却只印出了一个人的影子。

“长苏啊长苏,”蔺晨放下酒杯,轻声叹气,“你要是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会不会后悔……”

想了想,又道,“罢了罢了,就算看到了又如何,你又不会回头……”

不再说话,将酒杯斟满,一饮而尽。

梅长苏垂下眼睫,轻声说,“蔺晨。

“你我既互为知己,便知我心。

“你说得没错,纵使是这样,那些事情,我还是会去做。

“可是,我后悔了。”

沉默了一会儿,又说。

“你把飞流照顾得很好,到底衣食无忧,你已尽力,不必自责。

“他不能够如从前一般,错因在我。”

对面的人自始至终没有反应,眉宇间少有的郁结。

梅长苏又说了什么,几时来,几时去,他自是不知。

院落静谧,终究只有一人。

tbc.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