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燕子空回

part.4

他的酒量一向好,今夜却存了刻意,果然是醉了。

借酒消愁。蔺晨伏在桌面上,脑中不自觉忆起了从前的事情。

梅长苏还在的时候,飞流和他的苏哥哥一样没良心。

后来大的死在了北境,小的……依旧十分之没良心。

梅长苏死后,少年身上永无止境的活力,已经随着那具棺木一同入殓了。

飞流常常坐在屋顶,一坐就是一整天,眼神依旧清澈,却是茫然的。视线扫过所有景物,无所依托,没有落点。

不会再像从前一样,看着某个人,眼神会一下子亮起来了。

入了冬,依然如此。有时,雪覆了肩头还不自知。

黎纲甄平不知道怎么劝,吉婶叹口气,从屋内拿了飞流的外衫,仰头喊着飞流下来添件衣服。

天天这样也不是事儿。有人建议,不如多找几个人陪飞流练练武,精力一分散,或许会好些。

蔺晨觉得有些道理,却还是犹豫不定。那个人曾要他,不把飞流放上琅琊阁的高手排行榜。纵然只是略略一提,但蔺晨总不愿违了逝者意愿。最终,还是作罢。

却未想,飞流陪伴梅长苏在金陵的那一段时日,已经足够少年扬名于江湖之间。无奈,为了琅琊阁的信誉,飞流位列第三。私下里,蔺晨暗搓搓地给梅长苏上了三次香,嘴里念着长苏啊长苏你可别怪我要找就去找飞流吧别来找我……

从那以后总有人来挑战。蔺晨眉毛一扬,随它去。只要不破坏琅琊阁的物件,一切好说。

要是打坏了,对不住了,您要是赔不起,乖乖留下来洗碗劈柴扫地吧。

飞流不再成天坐在屋顶,因为时常有人来,想着压了这高手榜第三的名头,也算一朝成名天下知。

可是没有人如愿。

在琅琊阁省下挺大一笔开支,又多了许多免费劳力之后,蔺晨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飞流出招的动作是一贯的利落狠绝,但现在使的几乎是不要命的打法。只是单方面的出手,全然不顾其它。是以少年虽然坐实了他高手榜的位置,却也有时常被人耍阴招暗算的时候。

蔺晨也不知道是第几次给少年包扎伤口了,他内心腹诽这熊孩子怎么比当年那人还麻烦。上辈子欠了这两位祖宗吧?他这是顶着阁主的名头操着老妈子的心呐。

少年倒是挺倔,忍着疼一声不吭。蔺晨刻意用了力道,终于飞流受不住了闷哼一声,身子一歪,脸准确无误地埋在了枕头里。

总算有了点孩子的样子。蔺晨冷哼,落井下石
道:“活该!”

手中绷带打了结,蔺晨收回手,松了松肩膀,端起桌边的茶啜了一口。

居然是昨天的残茶,蔺晨皱了眉,一脸嫌弃地放回去。飞流怎么搞的,不喝茶就算了,桌子上连糕点都没有。那人不在,甜食也不爱吃了么?

这样想着,心里却有隐约的痛。不明显,只是时不时地来那么一下,针刺一般。

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开口,“你这个样子,想过你苏哥哥么?他泉下有知,是不愿让你这么折腾的。”

蔺晨从不避讳对飞流谈起梅长苏的死亡。这是飞流必须要面对的事实,他不能回避,无法回避。哪怕这对于一个心智不全的孩子来说,要承受的是天塌下来一样的痛苦。

可他已经答应了梅长苏,他必须要让飞流习惯没有梅长苏的生活,从痛苦里走出来,才不算辜负了那人意愿。

可是啊,蔺晨侧头望着那个把脸埋在枕头里的孩子,他想,他大概是真的,没有照顾好飞流。

平安喜乐,竟连一样也没有做到。

虽然不会说,也不会表达,可是他清楚,这个变得更加阴冷更加沉默的少年,心中必然一刻不停的,念着他的苏哥哥。

日日坐在屋顶,眼睛望向天际的远山,像是等着一个月白衣衫温润儒雅的人回来。

式微式微,胡不归?

他忽然很想喝酒,大口地饮,好浇灭心中块垒。可是这里只有冷茶,入口生涩,极是难喝。

飞流此时却开口了,因着枕头阻挡的缘故,声音闷闷的。

“不要,飞流?”

蔺晨一愣,偏头看他,“打了一架把脑子也打傻了?”

立刻觉着不妥,这要打傻了那还得了,本来智商也就不高。

蔺晨马上捋起袖子,“来来来蔺晨哥哥给你诊诊脉,你再傻就傻成一甜瓜了。”

飞流迅速翻身坐起来,大声回答:“没有!”

然后又看着他,执着地问:“不要,飞流?”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是有着迷茫难过不安困惑的,真奇怪,怎的还是这样干净。

干净得无一丝杂质,干净得满眼满眼的情绪,都是因着那一个人。

怎么这么倔,非要问出个结果吗,这个犟脾气,到底是跟谁学的呢……

蔺晨把手往袖子里一收,慢悠悠地道:“小飞流啊,你听着,你苏哥哥不是不要你了,他只是有特别重要的事,必须要去做。做不成,他就会非常非常不开心。噢,就像你牙疼吃不了甜瓜一样。当然,你苏哥哥做成了,不过耗的力气太大,就死了。懂了吗?”

他解释的毫无逻辑可言,也不管少年是否明白。

蔺晨摸了摸肚子,伸了个懒腰,自说自话道:“肚子饿了,找吉婶要碗粉子蛋吃去。飞流,你要不要?”

飞流明显还在努力消化着他的话,下意识鼓着腮帮摇了摇头。

蔺晨瘪瘪嘴,长腿一伸下了榻,飘了出去。口里大声呼唤着吉婶。

他那样的解释,也不知道少年是否会钻牛角尖。

端着碗回去的时候,他向屋里望了一眼,飞流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一动不动。

蔺晨低头望着手中热气腾腾的美食,忽然觉得它失了味道。

飞流那天一整天都呆在那个屋子里没有出来。

后来,便日日向吉婶要一个甜瓜,认真雕了,折了最好看的梅花,便不见了人影。

有时也接受别人挑战,只是大部分,他都不去理会。

蔺晨看到少年的眼睛,一如从前的清澈,似乎又多了什么,但只是静静地沉淀着。

黎纲甄平央他去劝,蔺晨只对两人说道:“随他去吧。”

沉默的少年日复一日地如此,眉眼轮廓渐渐长开。

陌上少年人如玉。

有到琅琊阁来询问姻缘的女子,偶然撞见宝蓝衣衫的青年,竟全然忘了矜持。只是怔怔地盯着看,直到那身形消失了许久,才恍然回神。

又向蔺晨福了福身,道:“小女子冒昧一问,方才那是何人?可有中意……”羞红了脸,又低头补充道:“阁主莫要见怪,我从未见过那样好看的人……”

阁主洒然一笑,“哪里会见怪,只是又要劳烦姑娘破费了。一个问题五百两。”

收了银子,才悠然道:“他叫飞流,至于中意之人……”

有一个人,他日日去望,心中所思,都是那个人。

会因那人的一句夸奖、一个抚摸的动作而高兴,会因那人时常的病重而担心,日夜守在那人床前,常人比不上的执着。

想着那人与梅花十分相配,便常常去外边折了来,剪成最好看的样子,只等那人一句很喜欢。

岁岁年年,日日夜夜,满心满眼都是那个人。只想着要和那人在一起,没有桂花糕也没关系,就算什么都没有也没关系。只要能靠在他的膝上休息,就已经十分欢喜。

姑娘你看,这样一个人,算不算他的中意之人。

若是能够,想来那人也愿意,护他的小侍卫,一生平安喜乐。

那人大概也想要与他的少年一起,冬赏白梅,夏观粉荷。琴瑟在御,共剪西烛。

而他也愿意,时常逗一逗那个可爱的少年,笑眯眯地看他大叫着苏哥哥,然后回身躲过一本飞来的书。看着那个人将少年护在身后,敛了眉眼说蔺晨我警告你啊不许再逗他。他也会抱怨你们一大一小两个都是没良心的。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长命无绝衰。

若是能够。

他这样想着,困意却渐渐袭来。他不愿再动,索性就趴在石桌上,睡了过去。

庭院寂静,月光如水。

tbc.

============
蔺晨好难写,那种又洒脱又睿智的个性,真的,不好写……
我尽力了,ooc就ooc吧,不管了= =
有小伙伴发现章节序号不对,我改回来了,嗯……顺便把文章也改了一下。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