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楔子

帐外狂风大作,吹得连帐布都凹了进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

梅长苏一觉醒来,一时竟忘了自己身处何处。他下意识开口,声音低沉又暗哑,“飞流,是不是要下雨了?”

帐外有一瞬的静默,想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有声音从帐外传进来。

“是,宗主,怕是不久就要下了。”

纵使刻意没有大声,梅长苏还是听出来了,那是黎纲的声音。

而那个名字的主人,梅长苏转了转头,他不在床边。

黎纲的声音复又传来,带着一点犹豫,“宗主是在担心飞流吗,他大概……明天就会回来了。”

梅长苏有些疲倦地阖了眼,没有应声,帐中就这样静默下来,一时只听得到天地间空洞呜咽着的风声。

这样的静默并没有持续多久。帐外传来了脚步声,很快,甄平的声音响了起来。

“宗主,属下有要事禀报。”

梅长苏睁眼,神色平静,眼中无一丝波澜,“进来吧。”

part.1

他叫飞流,他的名字,是苏哥哥给他取的。

飞流并不是一开始就在梅长苏身边的。

他对于幼时的记忆已经混沌不清,只是依稀有些印象。

黑得看不见光的屋子,厚厚的血垢,狰狞的面孔,无休无止的鞭打。

为了一个发霉的馒头,几十个和他一样大的人挥起匕首。胜出的人被带走,回来的时候眼神空洞。

手腕上新添的伤痕,拿破布凌乱地裹着,布面血迹斑斑。

渐渐的,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然后,就记不清了。

再然后,他没有吃的,饿晕在街头。被一个披散着头发武功很高的人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那个人把他泡在大木桶里,放上各种奇怪的药草,针扎遍全身,他很疼。每泡一次,都像是死一次。

他逃跑,又被那个人抓小鸡似的拎了回来。

他蜷起来,不吃那个人给他的东西,眼睛呆呆地望着地面,也不说话。

他不睡觉,黑夜降临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那个可怕的地方,看不见光,耳边是厮杀怒喊的声音,他像破布一样摔在地上,手上沾满了血。

再再然后,他遇见了苏哥哥。

那个天下对他最好最好的人。

每次这样想,就欢喜得好像心都疼痛起来。

那是个很好的天气。

他缩在角落,看着那个人一步一步地朝他走过来,轻飘飘的,像是凭虚御风。

他的头发像乌木,衣衫像洁白的雪,眼睛像天上最明亮的星辰,这些都是飞流在外面的时候最喜欢看到的东西。

那个人走到他的面前,蹲下身来,他闻到了一股极淡的药香。

那个人弯起了眼睛,眉目如画。那样的笑,飞流不自觉看愣了。只感觉晕乎乎的,像踩在棉花上一样。

他说:“我叫梅长苏,你可以叫我苏哥哥。”

他摸了摸飞流的头。

飞流很害怕,一偏头,咬在那个人的手腕上。

梅长苏闷哼了一声,却没有甩开他,任他咬着。待飞流松口,惶惑地看着他,他笑了笑,又摸了摸他的头。

这次飞流没有反抗。他渐渐不再害怕了,皱着眉捧起梅长苏的手,问他痛不痛。

梅长苏笑着说苏哥哥不痛,和苏哥哥一起去吃饭好不好?

飞流点了点头。

梅长苏牵了他的手,几乎将他的手包裹在里面。梅长苏的手指骨宽大,骨节分明,是病态的苍白。手背透出青色的脉络,微凉的温度。

飞流却感觉很温暖,从来没有过的温暖。

他不知道什么是哭,第一次感觉眼睛很疼。

他说,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那样美的景象,在琅琊阁也是能够见到的。你以后就叫飞流吧。

他说,飞流,你要不要待在苏哥哥身边?

自然是愿意的,他心中满是欢喜,重重点头,用力“嗯”了一声。

梅长苏笑了,眼中山水明净,一派温和。

tbc.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