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3

飞流完全地信任梅长苏,却用了好一段时间才习惯了在江左盟的生活。

他在从前,向来没有规律的作息,他一直待在一间屋子里,一天以打斗练功开始,精疲力竭时倒下,在铺满血垢的地面上睡去,再被人叫醒。这样周而复始,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区别。

因此到了晚上,就在所有人都已经休息的时候,小小的孩童还清醒着,瞪着眼睛望着虚空,倔强地不肯入眠。

他躺在自己的小榻上,忽然听到门外有动静。飞流迅速地翻身起来,直直盯着门口。身体一瞬间绷紧,杀手的本能让他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

有刻意压抑的咳嗽声从门外传来的时候飞流立刻就知道来人是谁,但是他想要装睡已经来不及了。门被人小心推开,披着月白狐裘的梅长苏一手握拳抵住唇,一抬头看见黑暗里一双眼睛闪闪发亮,月色漏进门缝,照得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有着措手不及的慌乱。

梅长苏有些意外,“飞流,怎么还没睡?”

他半夜里咳得睡不着觉,忽然想要来看看这个孩子,看他睡的好不好,却不想无眠的人不只有他一个。

飞流个老实孩子,“睡不着。”

“为什么睡不着呢?”梅长苏眼里立刻浮现出忧虑和关切来,他反身阖了门,走上前,坐在榻边,抚上飞流的头,“是飞流肚子饿了吗?”

飞流摇摇头。

“苏哥哥吵醒飞流了吗?”

再摇摇头。

梅长苏顷刻间明白了大致缘故,他默了默,唇间逸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飞流是被杀手组织培养起来的。杀手通常在夜间行动,那个组织必然有意训练他在夜晚的警觉性,夜半三更,才是飞流真正精神起来的时候。

更何况这里对他而言到底陌生,他又怎么睡得着。

叹息声本不易被察觉,可这是在静谧的夜里,飞流的耳朵又极其灵敏,怎么会听不到。他以为是他没有听话乖乖睡觉,苏哥哥觉得他烦人才会叹气,清澈的眼里有了慌乱。

小小的手,揪着梅长苏的袖子,望着他说,“飞流睡觉!”声音里,影影绰绰的不安。

梅长苏一怔,一下子便明白了飞流的意思。一边暗自责怪自己,一边露出温和的笑容来,“苏哥哥没有怪飞流,只是苏哥哥自己也睡不着,有些苦恼而已。”

飞流一听,立即用手盖住了梅长苏的眼睛,大声说:“睡觉!”

梅长苏的嘴角弯起一个弧度,他轻柔地拿开飞流的手,顺势捏了捏,太瘦了,以后要让飞流多吃些。梅长苏心里这样想,面上却依旧是一派笑意,把手指抵在唇间,示意飞流要小声。然后轻声说:“苏哥哥给飞流唱歌,飞流睡觉好不好?”

飞流的眼睛亮了亮。

于是那个晚上,梅长苏就那样抱着飞流,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谣。

那是林殊小时候,他的太奶奶为了哄他睡觉而唱的。

梅长苏轻声唱着,不觉眼湿。

不知过了多久,他声音渐渐低了下来,直至静默。梅长苏低头望向怀中的孩童。飞流蜷在他臂弯里,呼吸绵长,胸膛有规律地微微起伏,小小的手抓住了他的衣袖没有松开,像是有了凭依,极其依赖的姿势。

梅长苏本想回自己的屋去,又怕他的动作把好不容易睡着的飞流弄醒。正犹豫着,忽然脑子一闪,徒然想到了董贤断袖之说,望望飞流稚气乖巧的睡颜,一时间只觉得莫名其妙,有些哭笑不得。

他哄飞流睡觉,折腾了半天也觉得疲倦,索性揽了飞流,自己也闭上了眼睡了过去。

他睡的安稳,一夜无梦。

tbc.

=========
这几天有事,可能不会更……抱歉。:(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