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9

“先生的病,三月的时候应该就可以大安了吧?”

“哪里会拖到三月,过几天就好了。”

“那么请先生多多保重,三月春猎,陛下让我带先生一起去呢。”

“皇族春猎,怎么会让我也去?”

“我母妃想要见你。”

“……殿下是在说笑吧,苏某虽是为殿下效力,但到底是一介平民,静妃娘娘见我做什么?”

“母妃对你一向推崇,已经是屡次对我提起了,请先生切勿推辞。”

梅长苏思虑的,无非是怎么在尽量不使景琰察觉的情况下稳住静妃,何时让被安置在穆王府的卫峥与景琰见上一面,怎样给予誉王和夏江最后一击。

可他的飞流,是不应该被搅进来的。

梅长苏原以为他是能好好护住飞流,不让他受一丝一毫的伤害的。结果呢?他还是伤于自己之手。

他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誉王恨萧景琰入骨,他买通了随行春猎队伍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士兵,让他在给靖王安营搭帐的时候,不着痕迹地下了毒。

那毒是秦般若给他的。叫做九梦散,无色无味,难以被察觉。它的奇特之处就在于,中毒者要经历九天九夜才会死去,这九夜他们会不停地做梦,梦到自己最珍视的,又会亲历失去,直至被反复折磨而亡。

不仅萧景琰深中剧毒,梅长苏那时恰好在靖王账中议事,同样命悬一线。

梅长苏被抬回来的头一天便陷入昏睡,飞流衣不解带地守了他四夜,每一夜梅长苏的脸上都会反复呈现欢喜与悲伤,飞流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梦,他一直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手,就如同以前被梅长苏哄着入眠的他一般。

连静妃也束手无策,向来稳重淡然的一个人,虽然能够安慰着急的皇帝,自己的眼圈却是红的。

军中一片混乱,人心惶惶。

蔺晨此时还在廊州,两地相距千里之遥,纵使此刻快马加鞭地赶过来,也要两个多月的时间。阁主只是让飞鸽传了信,仅仅写了一句话,此毒非药人不可治。

纸条上有墨点,想是提笔时不慎滴下的。

药人是什么,黎纲甄平不知道。

飞流蜷在梅长苏的床边,忽然想起,他原来是可以救苏哥哥的。

他趴在梅长苏的耳侧,小小声地唤了一句,“苏哥哥。”

他会救苏哥哥的。

他的苏哥哥是天下最好最好的人。

飞流愿意把命给他。

这是飞流一开始就知道的。

飞流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将汩汩流出的血喂进了梅长苏的嘴里,空气中药香弥漫。

可是梅长苏牙关紧咬,似是睡梦中都在抗拒。鲜血顺着青白的唇角溢出来。

飞流手足无措,忽然想起曾经看到的大鸟给雏鸟哺食的画面。只好含了自己的血,俯下头,笨拙地用自己的舌尖撬开梅长苏的齿关,将血渡入喉间。

他重复了数次,榻上,梅长苏的衣服上,嘴角,枕边,皆蹭得鲜红,不知道苏哥哥醒过来,会不会责怪他。

少年循着幼时模糊的记忆,从自己的衣衫上撕下几缕布条胡乱缠在伤口上。失血让他变得虚弱,他有些倦,头枕在梅长苏的腿上,昏昏地睡去。

tbc.

评论(2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