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11

梅长苏最终还是没能陪着飞流一起去。

飞流的血是解了他体内九梦散的毒性,可,锉过骨拔过毒的身体,如同破布一般的身体,再经受这样一番折腾,到底是受不住的。

他一直在昏睡,偶尔,有片刻的清醒。

飞流一直守在他床边,梅长苏笑,苍白的手抚着少年的脸颊。

飞流,等苏哥哥能起来了,就陪我们飞流一起去。飞流不怕。

少年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脸贴着梅长苏的手蹭了蹭,似是想要多汲取些温暖。

一起,不怕!

然后,意识模糊,昏昏沉沉地睡去。

耳畔,一片死寂。

再睁眼,恍惚觉得过了百年。偏头,床边空空荡荡。

床单被一瞬间攥紧。飞流,飞流?

嗓音沙哑,他克制不住,剧烈地咳了起来。

有人掀帐而入。

宗主,您醒了。

飞流呢?

飞流去给靖王殿下……解毒了,宗主睡了三日,飞流一直守着,可靖王殿下的毒,已经不能再拖了。

他有些恍惚,醒来的那一刻他以为现实与梦境重叠,现在却忽然明白,现实才是最深的噩梦。

他一手造就的噩梦。

梅长苏喘息未定,他阖了眼,忽然觉得,从未如此疲倦过。

许久他才出声,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帐外狂风大作,吹得连帐布都凹了进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

梅长苏一觉醒来,一时竟忘了自己身处何处。他下意识开口,声音低沉又暗哑。飞流,是不是要下雨了?

帐外有一瞬的静默,想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有声音从帐外传进来。

是,宗主,怕是不久就要下了。

纵使刻意没有大声,梅长苏还是听出来了,那是黎纲的声音。

而那个名字的主人,梅长苏转了转头,他不在床边。

黎纲的声音复又传来,带着一点犹豫,宗主是在担心飞流吗,他大概……明天就会回来了。

梅长苏有些疲倦地阖了眼,没有应声,帐中就这样静默下来,一时只听得到天地间空洞呜咽着的风声。

这样的静默并没有持续多久。帐外传来了脚步声,很快,甄平的声音响了起来。

梅长苏睁眼,神色平静,眼中无一丝波澜。

进来吧。


……

要谋逆么。

如果,下九梦散的,的确是誉王……

他的手指反复划过被面,眼神渐冷,仿佛淬了冰。片刻后起身下床,穿戴完毕后将黎纲叫了进来。

景琰现在怎么样了?

听静妃娘娘说,已经无恙了。只是……只是飞流失血太多,身体还虚弱,静妃娘娘便把飞流带到了她的副帐中,说是要调养上一两日再送过来。

梅长苏闭了闭眼,脸色有些发白。稳了一会儿,才说道,你随我去景琰的帐中吧。

是,宗主。

tbc.


============

苏哥哥真的是有原因的呀……/(ㄒoㄒ)/

这坑是he,就看小伙伴们能不能陪我坚持到最后了。Q_Q

(。•́__ก̀。)

评论(3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