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12

靖王见了他,端端正正行了全礼。

梅长苏虚扶着他的臂,“殿下这是做什么。”

“先生救命之恩,萧景琰铭记于心,无以为报。请受此一礼,万望勿辞。”

“苏某既为殿下谋士,定当全力以助。更何况苏某并未出什么力。殿下要谢,便去谢飞流罢。”梅长苏垂眼,想起什么,心中一阵闷痛。

萧景琰直起身,看见梅长苏如此,旋即转了话题,“对了,先生来,是有什么事要向景琰说的吗。”

梅长苏知晓现在事况紧急,不是悲伤春秋的时候,于是强迫自己凝了心神,沉声道:“我刚收到了消息,誉王要谋反,现在大概已经出发了。”

此话一出,不仅一旁的蒙挚面露惊异之色,萧景琰目光也是一跳,“不可能,誉王手里才多少人?他凭什么谋反?”

梅长苏垂下眼睫,盖住眼中的冰冷,面沉如水地陈述道:“可以肯定的是,誉王已经想办法把留守京城的禁军给控制住了……”

“就算禁军被废了,誉王也只有两千府兵,够干什么的?顶多跟巡防营拼一拼,还未必拼得过……”

“誉王在京西有强助,殿下忘了吗?”

“徐安谟!”靖王眉尖一跳,放在桌案上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是,”梅长苏点头,“现在我们只能事先预测,制定多套预案进行防备,总比到时候措手不及的好。”

梅长苏因为正在急速思考,不知不觉间顺手将靖王的腰刀一把抽了出来在地上比划,动作之熟练自然,让旁观的蒙挚滴下冷汗,靖王也不禁呆了一呆。而梅长苏本人则毫无察觉。

“假定徐安谟能把全部五万庆历军带来。禁军守卫是三千,据险以抗。大约抗得过两三天吧?”

“你小看我们禁军,”蒙大统领不满地道,“既然现在已知道他们要来,事先肯定要有所准备,撑个五天没问题。只是……三天五天的,有什么用啊?”

“九安山通路有限,庆历军来了五万还是三万区别不大。不过五天确是极限中极限了。”梅长苏看着靖王,“殿下回得来吗?”

萧景琰唇边挑起坚定的笑,“母亲和先生都在山上,我死也会回来的。”

蒙挚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奇怪。只好瞪着地上的简略图示,瞪瞪瞪,像是要瞪出朵花来,“殿下要去调北边的纪城军?”

他忽然又想到什么不对,忙问道:“苏先生,你只问殿下五天时间回不回得来,怎么也不想想他出不出得去啊?”

靖王很快就主动回答了蒙挚的提问:“大统领不必担心,我可以从北坡下去。”

“北坡是悬崖啊,没有路的!”

“有,有一条很险很陡,完全被杂草盖住的小路,当年我和小殊在九安山上乱跑时发现的,除了我们两个,没有其他人知道。”

“真的?”蒙挚大喜,“这简直就是上天之助!”

“那就这么定了,”靖王也笑了笑,做出最后的决断,“先不要禀告陛下,蒙卿重新整饬九安山的防卫,务必做到临危不乱。

无论将来局势如何艰险,陛下和贵妃,一定不能有事。”

“是!”蒙挚沉声应诺,但随即又忍不住看了梅长苏一眼。

后者此时并没注意到自己未能被包括进“一定不能有事”的人中间,因为他刚刚发现靖王地腰刀握在自个儿手里,表情有些尴尬。

靖王顺着蒙挚的视线看了一下,发觉有失,忙补充道:“苏先生虽有随从护卫,你也还是要当心他的安全。”

随从护卫……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又苍白了几分的脸,赶忙为自己又一次失言道歉,心中责怪了自己无数遍。

“请殿下见谅,刚才一时没注意……”梅长苏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反而将腰刀双手递上,躬身致歉。

“没关系,大家在商量要紧事情。苏先生用不着在意这些虚礼。”靖王有些懊恼,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将腰刀接过来插回鞘中。

蒙挚记挂着防务,立即起身告辞。

梅长苏不想跟靖王单独留在帐中,所以便跟着一起告退。

蒙挚出了帐,皱着眉头低声问梅长苏:“小殊,你告诉我,你和殿下的毒究竟是怎么解的?

我可听说了,那毒厉害得很,在大梁又极少见到,你哪来的解毒的法子?我刚刚听你说到飞流,和飞流又扯上什么了?还有你的身体,现在还好吗?”

蒙挚还是很喜欢那个看似阴冷实则稚拙纯真的少年的。梅长苏入帐的时候,看见梅长苏身边没有那抹宝蓝色身影他就觉得奇怪,现在看着梅长苏一瞬间黯然的神情,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关于飞流是药人的事,梅长苏只告诉了必要的几个人。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毕竟太容易招致祸端。百年难见的药人,不管在何时都让人眼红。

梅长苏低声说:“蒙大哥,这件事现在不方便说,事况紧急,你先去安排军务吧。等春猎结束了,我再慢慢向你解释。放心吧,飞流和我……都无碍的。”

待蒙挚走后,梅长苏怔怔地站着,似乎在想着什么。半晌,才偏头,对跟在一旁的黎纲说道:“随我去一趟……静妃娘娘的帐中吧。”

“是,宗主。”

tbc.

=======

【注】本章摘自《琅琊榜》原文,非原创,有删改,侵删。

过渡段,知道你们不爱看。ヽ( ̄д ̄;)ノ

但是为了情节……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