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13

梅长苏望见飞流,眼睛几乎是被刺痛了的。

坐在床沿,少年的脸庞柔软而苍白,盖着被子,蜷缩成一团,不安的姿态,沉沉睡着。

床头放着一个药碗,碗中残留的少许药汁,黑色的,褐色的。
  
这可真糟糕,不是他喜爱的颜色,不知道飞流,是怎样喝下的。有没有皱着脸,有没有闹着要甜瓜。

少年的呼吸很轻,安静地,是几乎听不到的气息,在空气中,散开。

梅长苏伸出手,抚上飞流的脸颊,轻柔而小心翼翼,仿佛对着一件易碎的瓷器。

他瘦了许多,不过几日的光景,脸上红润饱满的生气都不知去了哪里。

静妃在一边,柔柔地叹道:“这孩子一直想着去找你,我劝了他好久才肯待着……”

蓦然,又想起了什么,微微蹙了眉,小心开口:“小殊,有一件事,我不得不问,这个孩子救你的时候,他的手腕,是自己划的么?”

梅长苏目光一跳,望向了黎纲。

黎纲抱拳,“回娘娘,是这样的。我那天早上进帐的时候,飞流已经睡着了。他不会包扎,就把自己的衣摆扯了随便裹着,床上都是血,他……”

“好了,”静妃轻柔地截住话音,心中一阵惊痛,全是对少年的怜惜。明白小殊心中必定煎熬更甚千百倍。“不必说了。”

“静妃娘娘,没事的,我受得住。”梅长苏抬眼,微微笑了一下,“您说吧,飞流怎么了?”

静妃不忍,斟酌着,“其实也不是很危险的事,只是飞流割腕的时候,大概是心急,力气下得大了些,差些伤到了筋脉。

回去了一定要记得好好调养,不可受寒。不然日后习武,怕是会受些影响……”

梅长苏神情微震,他掀开被角,少年的双臂,均是被绷带包裹着。右腕的白布,厚上许多。

那一瞬间梅长苏觉得自己是没有心跳的。

只感到胸口涌起冰针般的刺痛感,忍了忍,却再难强力压制,剧烈地咳了起来,越咳越止不住。他满额青筋暴出,渗出一颗颗黄豆般大小的冷汗。

好容易平息下来时,雪白的银裘袖口已晕染了一抹刺眼的深红。

胭入布面,鲜艳的,颓丽的,像极初绽的茶花。

他虚弱地喘息,几乎支持不住,似乎方才的咳嗽已然耗尽他全部的力气。

“小殊!”

“宗主!”

梅长苏微微摇头,有些疲惫,只是看着飞流,安静地。

心中悲恸,再难自抑。

他轻声说:“娘娘,飞流实在是个很好的孩子……可我待他,却不够好……”

静妃看见他的样子,终于再也忍不住,侧过脸,以袖掩唇,泪水涟涟落下。

以命抵命的法子,多残忍,纵使她是景琰的母亲,也是不愿受的。

可景琰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去做,而小殊再也经不起失败……

她没有告诉他,这个孩子是多么害怕,睡梦中都喊着苏哥哥,苏哥哥。

知道自己不能回去的时候满眼的不高兴,明明虚弱成了那个样子还想着要去保护谁。

被哄着喝了药,忽然看着她没头没脑地说了句,很像。

她端着碗,愣怔一瞬,然后微微地笑,心中倏忽变得柔软。

她想,小殊大概,是宁愿自己的命没了,也不愿伤害这个孩子的。

不信?看飞流眼里,没有失落,没有嫉妒,没有仇恨,除了满满的被爱,什么都没有。

大抵,是被放在心尖上疼爱的。

可,世间安有双全法。

想来,造化弄人。

tbc.
  

评论(3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