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对方不想填坑并向你扔了一个段子

与《长相见》内容无关

花吐症梗

============

屋外细雨横斜,屋内暖如三月。

蔺晨向屋中走去,正要进去的时候听见里边传出极明显的呕吐声。

推开门,看见少年背对着自己,捂着嘴。听见声响回头,脸色苍白得不像话。

“甜瓜又吃多了?”

蔺晨眯眼,望见飞流的手藏在身后,似乎攥着什么玩意儿。

“你拿的什么?”

飞流大概挺难受,难得听话地把手伸过来,张开。

掌心是一朵梅花,没有枝节的依托,显得格外孱弱单薄。

蔺晨这才注意到,鼻端浮动的,似有若无的幽幽梅香。

“现在不是梅花开放的季节吧?这花哪来的?”

少年眨眨眼,少有的迟疑,但他并不会撒谎——即使到了现在也没学会。最终还是说了实话,“吐出来。”

“你说这是你吐出来的?”

飞流看着他,点了点头。

阁主皱了眉,想起不知哪一本医籍上的记载,面色渐渐严肃起来。

“飞流,你什么时候……”蔺晨组织着语言,“你吐花一般是在什么时候?”

少年鼓着嘴,认真地回忆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一字一句地说,“想,苏哥哥。”

呕——

又一朵,绽开在掌心。

蒙古大夫心中一沉,神色莫测。

把玩着手中的扇柄,坐着,一言不发。

一时,只听得到屋外淅沥雨声。

良久一声长叹。

“那人尸骨未寒,可你终于也是要随他去的。”

掩去眼中复杂的神色,叫来黎纲。

“去,在你们宗主旁边,再挖一个坑,小点儿的。”

“什……”

后者愕然,短暂的静默,夹杂少年一两声咳嗽。

梅香浮动,愈发清幽。

“去吧。”蔺晨转过头,看不清表情。

三月之期有何用,相思成疾,无药可医。

情深几许。

大约,只有花知晓。

评论(22)

热度(22)

  1. 小七哥哥南栀向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