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14

药人的体质异于常人,他们的生命并不长久,放血越早、次数越频繁、血量越大,寿数就折损得越厉害。

阎王要人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这样逆天而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所谓解奇毒,治百病,延益寿,反死生,不过是以命换命罢了。

这也就注定了他们很难全身心地信赖别人,因为不知道自己之于对方是否只有欺骗和利用的价值。人心是贪婪的,欲望会盖过一切。

可心中冰墙一旦被打破,便痴昧如同扑火飞蛾,不懂得拒绝,不懂得回头。毕竟生命短暂如同朝菌螆蜉,一生只够爱一人,如何能够不拼尽全力,孤注一掷。

当然,这仅仅相对于心智健全的药人而言。

心智不全的药人呢?

没有人知道。

毕竟放眼天下,这样的药人只有一个。

飞流醒来时,全身都是温暖熟悉的气息。恍惚茫然中,有人望着他,疲倦的,温柔的,目光。

发如乌木,衣衫似雪。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蜷在墙角,看着这个人朝他走过来一样,那一刻他得到救赎,懵懂地意识到,如果摔倒,也许会有人,将自己扶起来了。

“苏哥哥。”

他不自觉喃喃出声。

“飞流醒了吗?”

梅长苏轻轻揽起飞流的身子,轻轻让少年靠着自己,双臂拥抱着,缓缓地拍着他的发,温柔的指温。

飞流被梅长苏拥在怀里,感受到想要收紧却又小心翼翼的力度。鼻尖嗅到熟悉好闻的味道 ,内心欢喜得近乎无措。

那样温柔,温柔到了少年心头一瞬间,涌上了所有的委屈,孩子气地撅了嘴。

苏哥哥飞流可疼可疼了,

放血的时候可害怕可害怕了,

明明答应了要陪飞流一起来的呀……

为什么一直不醒呢。

飞流怔忡着,初醒的茫然的眼睛里,慢慢地蓄了泪,将落未落。

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他不知道为什么。

冷漠是习惯,飞流从小被当作杀手训练,练就了冷面冷语的本领。

流泪,却是一种本能,它生来就有,而他不懂抗拒。

月白的布料,缓缓地,润湿了,小小的一片。

梅长苏感到肩头一阵温热,怔了怔,意识到了什么,内心酸痛得不可言喻。

一瞬间,怀中的少年似乎又变回了从前那个很小很小的小孩子,没有他的呵护就无法生存的羸弱。

他缓缓收紧手臂,感受着少年的存在,失而复得的惶恐。

像是有人把他的心剜走了,又还了回来。

多深,多痛。

从未比这一刻,更加清楚地明白,命理多么无端崖不可测,远远不是辨龟甲窥星宿所能预知。

脸颊贴着少年的头顶,梅长苏微微地笑,脸色却苍白。

还好,他尚有余地。

平安喜乐,不知是否还守得住。

tbc.

评论(2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