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15

飞流虽然身体还虚,但经过静妃无微不至的调理,已经恢复了许多,至少能够下地走路了。

梅长苏的手柔柔地搭着飞流的肩膀,“现在外面很危险,待会儿进内殿的时候,飞流跟在苏哥哥身边好不好?”

飞流鼓起了嘴,眼神清亮,“外面!打坏人!”

梅长苏笑,有些苦恼的样子,“可是内殿里会有很多很多人,那些人里面可不一定全都是好人啊,苏哥哥没有飞流的话,被坏人捉到了怎么办?”

飞流毫不犹豫地改变了主意,抓住了梅长苏的手,“一起!不会!”

梅长苏反手握住飞流的手掌,修长的指缓缓覆上,并不愿再放开,“对啊,飞流和苏哥哥在一起的话,就什么危险都不会有了……”

飞流用力点头,认真许下承诺,“嗯!”

梅长苏满眼都是温暖的笑意,另一只手将少年额前的碎发向后拂去,“好啦,走吧,我们该进去了。”

等到危机过去,已是一天以后。

春风得意许多年的誉王如今只是一介阶下囚,被屈辱地关在木笼中,风度尽失,狼狈至极。

成王败寇。

“逆子!”

梁帝愤怒地望着自己的儿子,狠厉的目光宛若实质,打在萧景桓的身上。

“你策谋私炮案,勾结悬镜司,朕本念你还尚存敬畏之心,只是罚了你削珠幽闭。万没想到你狼子野心,竟敢举兵谋逆!就凭你这样的品行,还妄想当储君……儿啊,朕真是瞎了眼,宠爱了你这么多年!”

萧景桓站起身,低低地笑了起来,不知是嘲讽还是悲哀。

“父皇,您可不只是瞎了眼……”

都说我是跟您最像的皇子,都说我是您最宠爱的皇子。萧景桓恍惚地想,那我到底是谁的孩子呢。我的母亲,究竟是祥嫔,是皇后,还是……玲珑公主。

我算什么啊父皇,萧景桓到底算什么呢,一个制衡政局失控的棋子吗。

原来他,竟连萧景琰都不如。至少他的母亲还活着,那样爱自己的儿子。

他待在囚笼里回想自己不算太长的一生,惊觉自己一直在欺骗与被欺骗中度过。父皇的刻意隐瞒,梅长苏的假意利用,连秦般若的投靠都别有目的。举目四望,竟无人真心以待。身旁喧嚣热闹,却如处孤岛。

萧景桓靠近梁帝,恶毒地想着,就算自己不得好死,也不能让萧景琰和梅长苏好过。

“父皇,难道您就不好奇,萧景琰的毒,究竟是谁——”

梁帝目光一跳。

萧景桓的眸光凝住,扶着木笼的指尖因恐惧而发白。

不远处,梅长苏身着月白衣衫立在那里,冷冷地望着他。

萧景桓只觉得全身都因着这道目光而泛起了寒意。他已经不怕死,可看见了这个人这样的眼神,心中不知为何却升起了比等死更深的恐惧。想想梅长苏奇诡的行事手腕,鱼死网破的决心一瞬间被击溃。

他反应一向快,心思急转,面色却没有多大变化。萧景桓笑了一下,嘴角还存着血迹,脸上却浮起报复的快意,“算了,承认了也没什么。他的九梦散,的确是我下的。父皇在我的罪状上可以再加一条,残害皇子,或者谋杀未来的太子。我已经无所谓了。

“父皇也不用再审了。党争也好,谋逆也好,犯上作乱也好,所有罪名,我统统都认。

“但是如果您还把我当儿子看,那我只想问您一句,请您亲口回答我。我娘,到底是祥嫔,还是滑族的玲珑公主?”

其实他内心早已知道并且相信答案,只是听到梁帝承认的那一刻,依旧为自己父亲的狠辣无情而感到愤怒和绝望。

他内心嘲笑着自己,原来萧景桓也不过是大棋子生下的小棋子而已。原来这么多年,他得到的所有宠爱,为了赢得宠爱所做的所有努力,都不过是一场空。

萧景桓崩溃地大哭,双臂疯狂地捶打木笼。他精于世故,成熟稳重了许多年,此时却哭得用力而放肆,像个委屈的孩子。

梁帝转过身,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他没有注意到的是,方才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梅长苏,早已漠然地转过身,不见了人影。

而萧景桓,哭得声嘶力竭,嗓音都沙哑,头抵着木栏,却隐隐地,松了一口气。

tbc.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