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16

飞流这几天一直被梅长苏命令待在帐里乖乖呆着,而自己又时常到水牛帐篷里去议事。少年一个人坐在帐篷里,百无聊赖,很是郁闷。

忽然听到外边一阵吵闹,刚跳起来,想起苏哥哥说自己不能乱跑乱动,扁了扁嘴,垂头丧气地又坐了回去。

然后帐布被人掀开,少年睁大了眼睛。一声苏哥哥硬生生卡在喉咙里。

好大一只……怪兽。

毛茸茸的。

木桶抬了进来,热水抬了进来。

他看着这个黑乎乎的毛人在苏哥哥的手底下一点点变白,露出原来的颜色,变术法一般。不由得有些好奇。

于是蹭到梅长苏旁边,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表达了自己想要参与的愿望。

然而梅长苏只是看了他一眼,头就又转回去了。

飞流眨眨眼睛。

“飞流两只手都缠着绷带呢,不可以用力的。到那儿好好坐着,乖啊。”

飞流哦了一声,转身,十分之沮丧。

苏哥哥居然没摸飞流的头,他明明只给怪兽用了一只手的。

不过苏哥哥好奇怪,飞流歪头看着,非常的疑惑不解。苏哥哥为什么不换手呢,难道不会累的吗。

梅长苏的另一只手掩在宽大的袖袍里,只是偶尔才扶着木桶的边缘借力支撑,不过很快就会收回去。

等到怪兽变得干干净净、换上了整洁的衣服、被搀扶着躺下,静妃和靖王来了又走之后,梅长苏叫飞流放了一只信鸽,据他说是要叫蔺晨来的。在梅长苏说蔺晨不会逗他的保证下,少年十分不情愿地撒了手。

“他的毒只有三层,应该可以比我好得多……”梅长苏的视线,轻柔地落在床上安睡的人身上,用手巾掩住嘴,压抑着低低的咳嗽,一路走到外间。

飞流奔过来为他拍背,一眼看见他袖口暴露出来的一节瘦削的手腕,和自己一样,缠着两圈白布,隐隐透出血渍。顿时大怒,问道:“谁?”

“没事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梅长苏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向少年虚弱地笑了笑。

飞流又有些慌,抓住他的手臂,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似乎想要表达什么但又无从说起,只能仰头看他,惶惑中又带着些许茫然。

梅长苏脸色苍白,愈发失了血色。他顿了顿,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少年的头,安慰着他。

“是,苏哥哥现在和飞流一样啦。”

飞流张了张嘴,好不容易才找回声音,“不疼。”

他捧起梅长苏的手臂,小心翼翼,对着伤口吹气,眼中满是担心和难过。

“不疼。”

梅长苏怔了怔,“飞流做这个的时候,很疼吗?”

少年刚刚下意识点头,看见梅长苏的神色,果断又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没有!苏哥哥!”

他的话好像起到了反效果。飞流看见苏哥哥的眼里露出了非常难过的神情,这是他不喜欢的,他一点也不愿意看到苏哥哥这个样子。

他十分茫然,飞流明明听苏哥哥的话去救水牛了呀,为什么苏哥哥还是不开心呢?是飞流不够乖吗?

蔺晨说不会撒谎的小孩不是好小孩,他好像学会了。飞流低头揉揉鼻子,有些难受。其实苏哥哥不在,放血真的可疼了……

少年从小被好好地宠着,是被梅宗主捧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主儿。更何况飞流武功高强,向来只有让别人缺胳膊断腿的份儿。除了在东瀛的那段模糊久远的时日以外,他几乎就要忘记破皮流血的感受了。是以平平安安地长到了现在,却面对着接二连三冲击力如此大的状况,不可谓不郁闷。

心智不全,想什么都直愣愣的。生平最大的愿望是让苏哥哥开开心心的。他本能地知道自己放血是件糟糕的事情,可是苏哥哥让他做,他就毫不犹豫地做了。

苏哥哥为什么还是这么难过呢,飞流做得不好吗。

他正沮丧地想着,却忽然被面前的人按入怀中。

梅长苏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地拥住少年,仿佛要将他融入自己的骨血,不顾自己血色渗出绷带的手腕,不顾自己在微微发抖的手臂。

“飞流,苏哥哥没事的。只要我们飞流平安快乐,苏哥哥就一点也不痛。”

真的,只要你平安无事。

虽然他知道,能让少年受伤的,唯有自己而已。

飞流并不能听懂其中的深层含义,神色不明所以,却因着梅长苏的话语和这无限的亲近而生了欢喜。知道苏哥哥没事,他渐渐安静下来,抱住了梅长苏的腰,很是乖巧地把脸颊贴在梅长苏的肩头,眼眸中浮现出暖意,乖顺得像只小猫。

看,多好哄的少年,一个拥抱就仿佛要眉开眼笑的孩子,真的是个只要得到一点点爱就无比满足的小朋友。

所以,不要深沉久远的感情,不要伟大无私不知升华到哪里去的爱。只要能够得到一星半点的怜惜,偶尔可以依靠着休息的膝头,一个抚摸的动作,一记温柔鼓励的眼神,不需要多么轰轰烈烈大张旗鼓,只要能一直如此,就真的已经足够。

人心都是贪婪的,可孩子的世界太小,总是那么容易满足。

tbc.

============

最近在准备期末考试,不能更文了,抱歉(。•́︿•̀。)

原谅一个即将升入高三的人

七月十号以后,我会努力挤出时间完成它。

希望你们还在:)

谢谢支持

评论(1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