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21

多地失守的急报炸响大梁的天空之后,梅长苏当即乘车去了东宫,蔺晨在院中略站了站便回屋,昨日溢满欢笑声的院子,此时格外安静。

苏府中的人都暗暗悬着心,大气儿也不敢出,生怕自己预中了最坏的结果,气氛有些凝重。

梅长苏回来径直去找蒙古大夫,蔺晨望见这人眼神,心沉了又沉,也不再出言调笑,遂开门见山。

“你要去大渝?”

“是。”

“别开玩笑了。”蔺晨的脸色冷了下来。

“时值隆冬,战场又偏北,你勉强要去,撑又能撑多久?”

“三个月。”
  
他答的如此果决迅速,蔺晨眉睫一跳。

“聂铎带来的那两株冰续草,”梅长苏轻声道,“一定被你制成了冰续丹,是不是?”

蔺晨背转身去,深吸了两口气道:“你不要想了,我不会给你。”

“蔺晨,”梅长苏凝视着他的背影,眼眸却清亮,“我知道你的心情。可人总是贪心的,从前我只想着血洗冤案便可以放手了,可如今,我想做的更多……我想重返战场,回到北境。至少,我还可以再做一次林殊。”

“谁认识林殊?”蔺晨霍然转身,眸色锐利如剑,“我认识吗?飞流认识吗?我千方百计想要让他活下去的那个朋友,飞流拼命救下的人,不是林殊……你也曾说过,林殊早就死了。为了让一个死人复活三个月,你要终结掉自己了吗?”

梅长苏神色不变,脸却苍白了几分。他略略沉默,便轻声说道:“往后,飞流就要托你照顾了……”

蔺晨笑,神色却冷,“你这是连后事都安顿好了?”

“蔺晨,”梅长苏垂下眼睛,“我梦见了他,中九梦散的时候。”

声线有些微的沙哑,带着几分颤抖,“他不停地为我取血,不停地……我这几天老梦见他倒在地上,满地的血,连一声苏哥哥都不叫了。蔺晨,我老梦见。”

蔺晨愣,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飞流的事情暴露了。”梅长苏的手按着额头,“九梦散的毒性与乌金丸相当,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解的,皇上已经起了疑心,虽有静妃娘娘在一旁,但他如今已是风中残烛,断断不会轻信。”

蔺晨闭了闭眼,“所以你才会让飞流去救靖王。”

削去皇上的所有权力,这是唯一的办法。

梅长苏苦笑,“算是原因之一吧。归根结底,飞流如今的状况,皆是因我而起。他耗了那样大的力气救了我,我却还要他去救别人。”

“我终究去日无多,活不长久的。就算是活着,也是残喘于世罢了。我是曾下定决心不让飞流受伤害的,可最终还是伤了他。纵使如你所言,好好调养,这副身体也许会有起色,可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又怎么敢保证日后不会出状况?飞流最终还是要被我拖累。”

“更何况,就公义而言,北境烽火正炽,朝中无将可派,我身为林氏后人,岂能坐视不理,苟延性命于山水之间?如能重披战甲,再驰沙场,也算此生了无遗憾,所得之处,只怕远远胜过了所失……
  
蔺晨,我们不言大义,不说家国百姓,单就我这点心愿,也请你成全。”

蔺晨牙根紧咬,一把扯开自己的衣襟,从内袋处抓出一个小瓶,动作十分粗暴地丢给了梅长苏,冷冷道:“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我没什么资格否决,随便你……”说着转身,一脚踹开房门,大步向外就走。

“你去哪里?”

“外头的募兵处大概还没关吧,我去报名。

我答应过要陪你到最后一日,你虽食言,我却不能失信。

等有了军职,请梅大人召我去当个亲兵吧。”

蔺晨头也不回地走了。

梅长苏指腹摩挲瓶身,在庭院中站了一会儿,便缓缓向回走。

“苏哥哥。”

梅长苏站定,笑眯眯地抚了抚他的脸颊,“飞流怎么站在这里?”

飞流迷惘地望着他,抬起手,指尖碰到他的眼角。

“不哭。”

梅长苏微笑着任他为自己擦拭,“好,苏哥哥不哭。”

动作无比自然熟稔。

只是心中,有些艰难地想,这样的相处,还有多久。

他没有告诉蔺晨的是,那些天他中了九梦散,每一夜他都梦见飞流,梦见初见时他缩在墙角防备又迷惘地望着他的模样,他的眼睛像是天上最明亮的星辰,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眼睛。就是这双眼睛摄去了他的心神,他一下子陷了进去。

然后他又梦见,飞流不停地用刀划破手腕,将血滴进碗中,手腕上的疤痕狰狞又丑陋地蜿蜒着,他亲眼看见飞流死在他面前,身下蔓延着一大片鲜红色的血。

所以他醒来后才会那样害怕,害怕飞流最终会像梦境里一样,不停地为他取血,最后死去。于是他让飞流去救靖王。他必须让自己谋划的事情快点结束。

飞流抬起眼睛,澄澈干净,没有碴子,却刺痛了他的眼。

梅长苏苍白的指尖缓缓划过少年的脸颊,目光如山水般温和。牵起嘴角,勉强笑了一下。

长相见,他曾暗暗许下。

终究一场虚妄。

tbc.

评论(2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