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2

把飞流带到这里的那个披着头发武功很高的人,是苏哥哥口中的蔺晨。

他来的时候飞流躲在了梅长苏身后。

那个人捋起衣袖,横眉竖眼,极为不满的样子。“嘿我说你这小兔崽子,你这条小命是我救回来的哈,你怎么跑他后面去了?”

飞流揪着梅长苏的衣衫不乐意了,他有名字,他不叫小兔崽子。

蔺晨见势就要去捉他,他情急之下叫了声苏哥哥,梅长苏笑得咳了起来,做了一个阻拦的动作。

蔺晨露出被雷劈了的表情,“连哥哥都会叫了!我给你治病治那么多天你怎么连吱也没吱一声?!”

梅长苏慢悠悠地道:“他叫飞流,可不是小兔崽子。”

“你连名字都给取了!”

某人悲愤。

梅长苏侧过身,对飞流温声哄道:“飞流,这个人呢叫蔺晨,是来给飞流治病的。你以后叫他蔺晨哥哥好不好?”

飞流扯着梅长苏的衣袖不肯松手,“他坏!不叫!”

梅长苏眼里满是宠溺,“好,那就不叫,谁让他欺负我们飞流。”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两只白眼狼。

阁主捂着胸口痛心疾首。

梅长苏笑,抚着依偎在他身边的孩童的脸颊,却是对着一旁的人说话,“给飞流的药浴备好了没?过了时辰效果就差了。快去。”

蔺晨忿忿,“梅长苏,你没有良心!还有你!”他手一指,飞流吓得一抖,“你也没良心!一个两个!”他挥袖做抹泪状,“都是没良心的!”

说罢,愤愤然飘出屋子,声音隔着门越来越远,“早就准备好了!我去找吉婶要碗粉子蛋吃!”

飞流呆呆地望着梅长苏,“没良心。”

梅长苏笑了,在这个孩子面前他总是笑,笑着笑着就咳了起来。飞流慌张地扶着他,不知道怎么办。

“苏哥哥!”

梅长苏一边咳一边摆手,“没事。”好不容易缓了过来,手温柔地抚上他的头,“飞流会叫苏哥哥了,苏哥哥只是太高兴了。”

飞流仰头看着梅长苏温柔的眉眼,心中莫名安定下来,他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就好像他有一次仰头看见的,一只四下流离的燕子找到安家的房檐。

愿如梁上燕。

岁岁常相见。

那真的是个很好的天,阳光温暖,空气里飘散着花的香气。

那天起梅长苏就占据了飞流的全部生命。以后他遇到的一切事情,都与梅长苏有关。

那时飞流还不知道这些。

飞流只知道他的苏哥哥是天下最好最好的人。

飞流愿意把命给他。

tbc.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