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7

梅长苏对飞流越发溺爱,几乎要宠到天上去。

飞流因着极幼时的缘故,十分怕黑,梅长苏便重置了自己房内的睡榻。飞流蜷在梅长苏怀里,睡得无比香甜。

梅长苏陪着飞流逛街,小孩子好奇心重,见了什么都要凑上去看一看。每次盯着哪个吃食或者新奇好玩的东西,梅长苏问他要不要的时候,飞流都肯定地点头,要!

好。梅宗主眼中山水温和,将飞流额前的碎发向后捋起。那就买。

梅长苏为飞流添置了许多物事,从发带衣服到吃食玩具,京城那些富贵人家的孩子有的,样样不落。几乎是要装满马车地带回来,仿佛是要弥补从前飞流所受的所有委屈与亏欠。

不知是多少个倚枕难眠的夜晚,辗转反侧,自责煎熬累积的结果。

可梅长苏对着飞流,总是笑眯眯地。

我们飞流真乖,我们飞流真聪明。

我们飞流,我们家飞流。

那样温和宠溺的语气, 是连捧在手中全意呵护都不够的小心怜惜。修长苍白的指擦去飞流嘴角的糕点碎屑,指腹微凉,暗生温暖。

小小孩童黑白分明的眼中,早先的警惕与不安如同雾气般悄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被爱和欢喜。

飞流在江左盟待了大半年,男孩子调皮的本性已经显出来了。他会在蔺晨熟睡的时候偷偷溜进他的卧房放一株奇臭难忍的奎棣草;他会把晏大夫的胡子扯下一二三四五根然后在老人家怒发冲冠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会在黎纲走进梅长苏房间的时候勾着房梁突然倒挂在黎纲眼前吓得黎纲差点跌在地上。

等等等等,不计其数。

个熊孩子,看着挺可爱的,怎么这么能折腾。

梅长苏听着许多人在他面前抱怨诉苦,哭笑不得,却又,无可奈何。

飞流偶尔做得过了,他虽气,却总是狠不下心去惩罚。尤其,飞流还怕黑;尤其,飞流委委屈屈的眼神,像极了被主人抛弃的小狗。

总是让他,不忍再摆出一副严厉的姿态,去责备。

于是只好,温言软语,循循善诱。待飞流懵懵懂懂点头,便摸着他毛茸茸的小脑袋,我们飞流真是天下最乖的孩子。

黎纲一声叹,飞流是只听宗主的话。只是闹起来,简直一混世魔王。

梅长苏垂眼,有些恍惚。混世魔王么,林殊以前,好像也被这么叫过。

嘴角,却弯了温和的弧,小孩子,都是爱闹腾的。

若他没犯什么大的错误,便……多容着他些吧。

黎纲甄平苦哈哈地,宗主,宠孩子也不是这样的。要是大一些……

梅长苏笑,拥着腿上的毛毯,望向在院前玩耍的飞流,温和了眉眼。

飞流这样乖,再大些也无妨。宠不坏的。

恰巧蔺少阁主飘进来,耳边漏进了这句话。他微微挑了眉,半晌又笑开。

他将药人之事讲与梅长苏,一是的确怕好友万一心力枯竭倒下,好歹还留有后路;二来若是梅长苏无法舍弃心中的道义和这个孩子,到底自己也会惜命些。

想来,长苏是执意选了后者了。

宠得恰到好处,不,实在是宠得过了头。

tbc.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