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8

又过了一些年头,飞流从小小孩童长成了清秀俊美的少年,梅长苏已经习惯了梅长苏的身份,蔺晨还是那副不正经的模样。

蔺晨听着属下报告的消息,停了笔。

北燕的六皇子上位,他果然办到了。

蔺晨想,大概,是时候了。

蔺晨入了江左盟,人未到声先起,“飞流啊,飞流?蔺晨哥哥来找你玩啦。”

他叫唤的人早就闪了个没影。

屋外一阵瓦砾掉落破碎的声音。

蔺晨飘进梅长苏的房间,依然左顾右盼,“飞流呢?哪儿去啦?”

梅宗主放下手中卷帙,望向来人,眉目沉静,略带调侃之意:“蔺少阁主驾到,飞流不赶紧躲起来,难道还等着被你戏弄不成?”

蔺晨一笑,抱着臂走了进来,盘腿坐下。

蔺晨收了手,撂扇子,不发一言。

“你能不能别每次诊完脉都这幅表情啊,”梅长苏望着他,“你是来给我送行的,还是来拦着我的?”

蔺晨挑眉,“我拦得住你吗?”他抱臂,“十二年前我就知道,这金陵城你是迟早要回去的。”

“你既然知道我迟早要回去,就趁着我身体还可以,帮我了结此事吧。”

“喂,”蔺晨拿起扇子,“我诊完脉可是什么都没说,你怎么知道你身体还好啊?”

“那你告诉我,我还能坚持多久?”

“那你告诉我你需要多久?”

梅长苏覆在腿上的手缓缓收紧,“两年。”

蔺晨拿扇柄拍了拍掌心,“你把时间缩短了一年,是怕……”

“蔺晨。”梅长苏打断了他,微微蹙眉。

少阁主丝毫也不生气,“两年可以啊,你带十个大夫过去,哦,顺便,把小飞流也带上,绝对没问题。”

梅长苏定定地望着自己的好友,“蔺晨,无论如何,我是不能让飞流放血的。你一定有办法。”

两人短暂地对视,一场沉默的,拉锯战。

蔺晨忍了忍,看了梅长苏一眼,终于还是从袖中拿出一个小药瓶,掷在木桌上,“心力交瘁之时,服上一粒。”

“快吃完的时候,记得早点招呼我去京城。”撇头,不愿理会对方的模样。

梅长苏垂了眼,肩膀微微松了下来,他拿起药瓶,柔声道:“有你足矣,顶得过十个大夫。”

蔺晨转过脸,并不看他。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故意瞟了梅长苏一眼,仰脸对着外边喊道:“飞流啊,你苏哥哥就要抛下你去金陵了,不如你跟我到南楚去玩儿吧?”

少年的脸从房檐上出现,马尾垂了下来,“不行,要去!”

“你要去哪儿啊?”

“金陵!”

梅长苏坐着,眼睛虚虚望着一处,指腹摩挲着药瓶,露出一个淡得几乎看不出的笑来。

似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风起云散。

tbc.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