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栀向暖

【苏流】长相见

part.20

梦里是一条望不见尽头的路,梅长苏提着灯一直朝前,没有山穷水尽,也不见豁然开朗。他走了许久终于停步,遥遥望去,一片黑暗寂静。

想要看清脚下的路,一抬手,昏黄的灯笼映着憧憧的影,满地猩红流淌。

忽觉掌心黏腻,定睛一望,满手的血,滴滴答答,牵出细长的丝,落在地上。

药味和血腥味弥漫在鼻端,越来越浓越来越重,他渐渐感到呼吸艰难,胸口起伏,冷汗渗透衣衫。

“苏哥哥!”

“苏哥哥!”

梅长苏是被推醒的,他睁开眼睛,额头上都是冷汗。月光透过窗格幽幽地照进来,偏过头,看见一张稚气未脱的脸,眼睛里满是关切和担忧。

梅长苏有些恍惚,还未回过神,已经下意识开口问道:“怎么了?”

“生病!”

梅长苏坐起来,微微喘着气。缓了缓,扯出一抹笑,有些苍白,“苏哥哥没有生病,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噩梦?”飞流用手擦去梅长苏额头的汗珠,歪了歪头,有些不解。

梅长苏攥住飞流的手,指尖带着凉意,用了力道,却不放开。他定定地望着少年,半晌,才放松下来,回答他的疑问。

“就是梦到了不好的东西。”

“什么?”飞流不明白,睁大眼睛追问。

“很可怕的东西。”梅长苏宽大的手掌印着少年的,然后,缓缓交错,十指相扣。

梦魇,心疾,春猎以后,常常如此。

并非遗症,大概是心中郁结过深,久了,便入了梦,成了魇。

看着飞流担心的神色,梅长苏笑了笑,安慰道:“没事的,飞流睡觉吧。”

“有飞流,不怕!”

梅长苏眼中温热,叹了口气,他抱住少年,轻轻拍着他的背,“是啊,只要飞流在,苏哥哥就什么也不怕……”

也许是夜晚让人格外脆弱,只是心中,是确实庆幸了,梦只是梦的。

转头看向窗外,是深夜,月光如水。

今日是国寿。

翻案之日。

他谋划了十二年的事情,最终的了结。

梅长苏垂下眼,脸颊贴着少年头顶,手臂收紧,真实的触感。

心中安定下来。


“好了,旧案翻完了。你现在要做的啊,就是放宽心。”

“相信我,别再去想还能撑五个月还是十个月的事了,你尽力,我也尽力,好不好?”

品仙露茶,吃素斋,游小灵峡,守佛光,去凤栖山看猴子,讨醉花生……梅长苏淡笑着听蔺晨一样一样列举,却没有反驳。

转过头,望着在屋外玩耍的少年,眉眼如同晕了墨的山水,温和沉静。

往后的时日,似乎值得期待许多。

蔺晨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不作声,悠悠摇着扇子,笑得意味深长。

看破不说破。

如此甚好,他满意地点点头。

tbc.

评论(32)

热度(27)